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黄一丁 > 森森北疆——飞阅新疆之三

森森北疆——飞阅新疆之三

 

              

 

                 森森北疆

                      ——飞阅新疆之三

    沙漠荒原占比3/5的新疆,车行荒瘠永无尽头时,绿洲们在哪?

    云霄?雨中?还是无所寻踪?

    ——是在北疆。

                   一、可可托海,初露神奇

    从天山天池边阜康市驱车而出,一路北上探寻绿洲,首个目的地则是曾为边防军禁区驻地的可可托海。

    当沙砾荒原尚未驶尽,一路上秃黄景致里绿色点缀就已悄然开始。

    到可可托海,已然是绿景连绵、苍翠满目了。此地(富蕴县)因其稀有金属战略矿藏曾是超级保密地,70年代的中国地图上绝难见到,连这个景区,据说也是近几年才开辟。

    这里最冲击眼球的,就是额尔齐斯河峡谷景区,也叫“神钟山”景区。额河全长2969公里,有600公里在中国境内,出境入俄后称鄂毕河,向北最终流入北冰洋,据说可可托海就是其发源地。

    有人说,“额河在中国境内仅占1/5,但却把最妩媚多姿的风光留在源头”。从直观景致看可足证此语:河两岸树植密集,以松、杨、桦为其主力树种的几十种乔木灌木,在陡峻复杂的山坡地形上尽其一切空间地渲染生长,略呈变色的桦树杨树等夹杂在墨绿松间杂色点缀已有醉人意蕴,额河自己却是曲折跳跶、涛声不息;河水清蓝、刀般地冷,也真与北冰洋相配。山雨忽来,一切肃穆,湿寒静洗,山间云绕。此间气韵,似也难得。

    我在此地凭借点体力是上窜下跳,先到额河岸底一掬寒水洗面,继而穿林越草直上山头眺望对面高达365米的阿米尔萨拉峰,一座巨形花岗岩山体形似神钟般天外飞来如钟倒扣镇落河边,号称是整个阿尔泰山脉之最,多少“钟灵神秀”也被扣于其中,所以才叫“神钟山”?

    我突然想到,此处植被翠密深浓到这份上,应该是水之功吧?一查,年降水量不过200毫米,比内蒙都少了近一倍!——那么就一定是雪山融水或额河河水的滋养所致了。此地也甚冷,都穿了薄羽绒服。事后查阅方知,这里也号称“寒极”之一。

    这么寒、树却这么茂,看来在天然适应力上,树胜于人太多太多。

   

   图一:   可可托海花海动人  

   

  图二:  额尔齐斯河,始终遥望着北冰洋_

   

   图三:    可可托海神钟山。山形奇特、岩体巨大,新疆第一

    

    图四:    可可主景区:花岗岩山体相伴大面积混叶森林

 

     图五:   额尔齐斯河河底:巨石激流,水寒剌骨

 

 

                   二、禾路狂云,平生仅见

    在西藏、在内蒙,多见奇云。多少我也算个描写云相的“小专业户”了。但到新疆六七天了,云景倒也平平;哪怕是著名的天山天池、博格达峰雪岭之上,云相也不过尔尔。

    但到了从布尔津市至禾木村的“禾木公路”,事情全无先兆地发生颠倒性奇变。

    新疆的云突然发飚,施以“颜色”了。

    当日出车较早,840多分时已穿行在一片发电风车之中,而10多分钟后还见到左手路边一座野湖。天云似未醒来,湖气则冷冷散发着晨来的悠悠静意。但到上午10点半左右(相当于内地的不到8点半),猝不及防间很快就拉开了天舞云飞的一路猛态。云气似以我从未见过的速度从天际急涌而出,叠叠翻滚着压紧山头、占满天空。在路经的某个山垭里云团闪亮,但在另外的山体上却团团如墨,远山处一块巨云矗立而上宛如毫不规则的山巅之冠,也见到大批量的云絮屈尊入谷,活活是一组洁白圆帐升腾而出的超级炊雾。白帐群侧还有顶天立地一股股极粗的白云柱,把压山欲堕的云群死死撑住,活似群帐的保护天神。

    这满天之云,横生竖长地毫不在意,把云相的任性随心喷发到极致!这儿的云还特别恋山,山吐云、云抱山,山凹里云絮横流,山、云彼此间互带着粘性

    心底里说:好呵,北疆的云、阿尔泰山的云,幸遇你的发威!

   

    图六    云没山还是山吐云?

 

    图七    山脊云爆,银团耀眼 

 

    图八     桶状奇云,前生未见   杨明摄

 

    图九    山间白帐:这是云柱护卫,还是近距离云炸?

     图十    漫漫天云,“屈尊”入谷

     图十一   云能长成这样,也太霸了些啦

    

    新疆北山区的云,风格上跟内蒙的云相俏皮太不一样了。

    势道远为凶猛,动不动劈盖所有世界,统占所有视野景观。云像是飞天舞者、纵横里身怀绝技,在原本清朗无边的天空舞台上无其不有地肆虐狂卷,带着远远近近的山野森原也一道的舞意翩翩。几路云以汇成一气的喷薄之势从群山顶处拔天直上、飞冲九霄,似有天神之力欲把山峦也拔离而起12点稍多,有极大的一排云组抹着连绵山体直接甩上天去、弥散开来,造型之狂野夸张、之不拘一格,到了这个份上,真让人血脉贲张、仰天长吼。

    云能长成这样,太TM给力了!

    这般摄魂夺魄的云天奇态,说实话我服了

    云图发到群里,朋友说你那云从俄罗斯飘来的?我说:应该是哈萨克斯坦吧?

    一查,原来此处四国交界,中、俄、蒙、哈。

    真有四国交汇的气概。

    也真该跪谢苍天呐。

 

                三、雨屋禾木,静水喀湖

    终至狂云化雨,不过是两个来小时的事。等我们到达著名的中国西北边角第一村禾木村、视野里满是图瓦人风格原始的尖顶木屋时,已是雨势难阻,一度还冰雹急袭。

    禾木村里最感触我们的,还是这些板房木屋。细雨湿景中的木屋个个高架“人”字型板顶,屋体都是长圆木料榫卯接合垒成,屋的尖顶与平顶间多是空着的(可以储物),让人感觉异样。驱车爬到高处下望,木屋们错错落落分布于村路两旁、绿草坪间,似是布局有致、暗含天数。

    我想图瓦木屋就是此村的魂。散落的木屋、木栅等到处散发着林区的气息。一日八雨之中木屋们沉沉不语、任吹任淋,外观湿寒却象征十足暖意。此村号称“中国第二极寒村”,年平均温度居然是-2度!说是全年没有明显的夏日迹象,却有7个月的漫漫冬季,那时节木屋里也就更是图瓦人的温暖归宿了。其能寒季“温暖”,屋的半截根基都沉埋于地下,缝隙用一种韧性很强的藓苔草和泥塞严捣实,以此构造出超冷地区独有的抗寒屋效。

    此地信奉拜火的萨满教,不知与气候极寒有无关联?

    此村以它众多的木屋群落而童话一般被山林环抱。山巅雪霭、山脚树密,最以白竿森森的桦树、杨树为多,叶色也易被秋寒点染。秋色正是整个禾木山区多彩的魂吧,而今日“白露”刚过三天。禾木河在村北湍急流过,水色河貌正与额尔齐斯河难分彼此。我是走过河桥冒雨上山的,到山顶时回头望,整个禾木村山围树绕,蒙蒙胧胧间雨中安憩,也是另一派的“烟雨暗千家”了。见网络照片中晴日初阳下那些木制尖顶居然都是蓝的、且蓝得纯净,果真像是童话吧。

    图十二   禾木村,阴云与秋光,把浓郁的色调染上图瓦人的木屋  王军摄

     图十三    木屋前的金光菊金灿一片   王军摄

    图十四   禾木村的远近风光,雨中风韵,浸透宁静

    图十五    禾木风光 风雨稍停,阳光偷偷洒下山坡  _杨明摄

    图十六     禾木村俯瞰  杨明摄

 

 

    禾木屋奇,喀湖静胜。整个喀那斯自驾车都进不去,游客必须换乘旅游大巴。我们是因为有特殊通行证,因能喀那斯湖区一路自驾。

    “喀那斯”,蒙语“美丽神奇的湖”; 都说此湖从山到水,最奇在“变”,特别是色调之变,绮丽多姿、红绿蓝白、刹时变幻,地图上看就象整个中国版图这个“大雄鸡”西北角上高高翘起的奇美尾翎。

    我的感觉,喀那斯更奇处,是美中寓静。那万古式的静,就像神力海绵,吸净短暂人生中一切噪杂,也滤尽所有世间浮念,让天底的一切,复归本源之静。

    天地大化,唯“静”而已。

    但是如此之静,“静源”何在?——让我苦苦搜寻。

    我们在喀那斯仅停留一天多时间。下午离禾木后驱车一路攀登上行,山下雨全成山头雪,心头上也掠入一片纯白。而那些挂雪的绿松,却让人若有所思。更晚时先后经过驼颈湾、卧龙湾、月亮湾、神仙湾等多处景点,一路借雨领略着喀那斯特有的变色之美,那般色泽万千的层叠幻变,好似自然天工百千万年的殷殷巨手,一笔一笔极富匠心般描画而成。

    当晚到达驻地。第二天清晨天未全亮,就穿上驻地特备的军大衣,直奔湖边。

    此刻到了湖区的最深处,看着清蓝湖水对岸密松影下一片流淌的泛白亮波,看着此岸松林在湖面上粼粼闪动的波光倒影,看着对面好似山之眉般的一抹长云,看着雪山迎着朝阳展开灿烂洁白的笑,心底里一时间静至无限。“静”的力量,前所未有的弥漫开来。

    突然明白了,我的搜寻没有答案。因为这是不可思议的“大自然”。但我知道,我终于真的来到了“传说中”的喀那斯湖,她有至少二十万年漫长的历史,而我唯一的选择,只有沉浸于“静”。我还特别关注于湖边的树,据说这里是唯一的“西伯利亚型植被森林带”,每一棵针叶树在寒气中都带着舍我其谁的坚定意态,让我备受感染。大自然的极寒严酷是它们最有效的生死砥砺。有一株号称“泰加林之王”的西伯利亚落叶松被我意外发现,“胸径120厘米,树高32米,树龄500年以上,需两人合抱可围”。我站在它的对面,也站在所有湖边林树静静无语的陪伴中,一股敬意油然而生。——这就是“原生态”;大自然最深远处,每一种原生态细节都是神奇。人类注定要用不断的旅行、不断的造访,去回归、去探望这些遥远自存的细节神奇。

    这便是我所亲历的“喀那斯湖”。

 

     图十七   喀那斯湖的神仙湾  王军摄

  

   图十八    云横山之眉,晨静喀那斯   王军摄

 

    图十九   喀那斯核心湖区   岸松倒影被一道亮波切割  王军摄

 

    图二十   核心区湖边  水面有寒气飘移  王军 

     图二十一   加泰林树王,须两人合抱

 

                  四、独库狂绿,巴音九曲

 

    时间紧迫,甚至来不及上最有看点的观鱼台,下午就驱车离去。我们所记挂的,是仍在上千公里开外的独库公路,那条大名鼎鼎的“新疆最美自驾公路”。出发前就定此项为第一重点,但据说920日就将全面封路,再想进入要明年4月了。何况近日雨雪霏霏,动不动就封山封路,又听说该路峡谷段已有塌方,心中毕竟忐忑。

   于是乎一路南下。速览白哈巴,快游魔鬼城(乌尔禾),穿越准噶尔边缘盆地,掠影赛里木湖景区,留影果子沟大桥,尔后又速访夏塔森林,纵越 “小独库”180公里伊昭公路(伊宁-昭苏),然后是观马场、入古城……快马加鞭、边跑边玩,仅45天就来到全长561公里的独库公路的中间段,到达著名的那拉提景区。

    上来先一闷棍:因下雨三处景区只开一处:盘龙谷道。

    阴阴细雨中,盘龙谷道我看着仍然相当漂亮:草原正在悄然变色,远山氤氲着缕缕寒雾,开阔之中树景的点缀特别爽目,雨里雾里,那谷道森林朦胧间更带仙气。

    第二天睛日全开,门票还有效,马上又去了那拉提空中草原游玩。下午2点多,辗转进入独库公路“那拉提-巴音布鲁克”段。

    ,车行不很远,猛然间景色大变,不经意间突然陷入到一重重森林野谷高低交错的循环覆盖之中。所有的视野里都是松林大军浓碧深绿劈头盖脸的上下包围,那些树,无论是团草、灌木、阔叶树亦或塔松、冷杉等针叶树都在三维景深中交相辉映着,既是视觉感观中鲜丽清幽的愉悦享受,又多都是浑然一气、多维分布、集团轰炸的绿色团爆,一排一排“炸”满每道山谷的每一寸空间。有时景色又仿佛是万山回响的绿色合唱,展现着新疆式的谷地秋光中独具一格的“音色”变异。无数的塔松冷杉又像是无数的惊叹号,一齐在我们的惊魂未定不知所措的心中起舞欢歌。路边时时见有急河相行相伴,河水欢腾,像是对阳光的颂唱;万木肃立,好似山野“大厅”中密集的听众,让河流的音响掠过每一株树稍。——终于了解到,当自然造化偶尔间要“撒撒野”时,会有怎样的疯野狂炸!

    回京查阅方知,在整个广域新疆中平均年降水量仅为146毫米,是全国水平的1/4;但降水分布极不均匀,全疆雨量的84%是下在了山区、特别是北疆山区,而降水量最多之地恰好正是巩乃斯河段即我们所路经的独库那拉提段这一带,再加上高山阳光能量十足的充分照射,相应的奇观便蕴育成势。

    北疆大自然果然是深不可测。

    我在微信群中给朋友们写道:独山子到库车的“独库公路”上,遇有超级魔幻!特别是从那拉提到巴音布鲁克,途经者不幸遭遇超维度超密度美景风暴的密集轰炸,灵魂深处不得不持续经历颠覆性洗礼……

  

   图二十二     巩乃斯河沿岸密生林。排山倒海,绿色“轰炸”

  

    图二十三    那拉提森林独库公路段,  针叶阔叶混生交错   王军摄

  

   图二十四    _塔松、冷彬密排,像无数个拥拥挤挤的惊叹号

  

   图二十五    独库魔幻,仙境之路  王军摄

  

   图二十六     墨绿鹅黄殷红,浓浓淡淡重重  王军摄

  

   图二十七    植被立体景深、多色调分布,真正的视觉震憾王军摄

   

 

    我们最担心会见不到的独库美景,居然是真的见到了。

    当天下午我们直驱巴音布鲁克草原,那个新疆蒙古人眼中神奇的草原。草原上最惹人注目的,是草原河。那些河镶嵌在深草绿茵地上,长年甩荡形成的河弯弧度特别赋有草原的广袤气度。在极冷的寒风里,穿着偏薄的衣服,两个多小时等待此地著名的“九曲落日”。满目阴云遮天浓密,让人担心中夹着失望;但在黄昏的最后一刻里突然间天开一缝,居然是看到了——阴阳交割的那一刻夕阳溶化在一长串的弯曲河道里并投射出的光色之美无以言喻,那是我们永在凝望的天地之魂。

 

加图    草原河的气势

图二十八    阴阳交割,九曲残阳。  王军摄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