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黄一丁 > 黄一丁:猜一猜人生是什么

黄一丁:猜一猜人生是什么

曾经很爱看央视《东方时空》里的“生活空间”等栏目,有些节目居然就记住了。记得一东北大庆剧作家说喜欢钓鱼,说在其中可充分体会到“磨性子”的期待与张力。他还说曾见一老者钓住一条很大的鱼,却令人奇怪地将鱼弦剪断。问:“为什么?”答:“太大了。那本不该是我的”。
 
人生仿佛是一线鱼弦上若见若隐的一种自知之明,知道什么是自己的、什么不是。
 
又看一个四川女孩,22岁时死于白血病;另一个瘸腿女孩作为地方电台主持人在她生前曾看望她、采访她,相知为友。但时隔一月再去时她已因病过世。同房病友对采访者说,她是此类病中活得长的。“死前对这个并不太在乎。”——而我们这些远比她幸运的人,反而不如她那么不在乎么?死去的她仍象是个生者,所以当瘸腿女孩回电台后象在生前一样给她在空中的灵魂点了一首古意绵长、旋律动人的《梅花三弄》。静下来的时候,特别是在这么一个烦躁兼浮躁的喧嚣时代真正静下来的时候,人生就象来到一个清彻的夜、和灵魂闪烁的天空, 所有的星都象是排列在过去时光中的人间反省,看上去格外的清朗和灿烂,每一颗星都透露了生命故事的浓淡色彩。
 
反省有时使人生显得象是一种艺术。
 
不久前看到一个患脑瘫病的少年,却读了很多很多正常智力者也很难看懂的书。他常常用自己扭曲的手指在电脑上打出自己并不都扭曲的想法,有一句给人深刻印象,恰恰也是关于人生的。他说:“人生就象一个破筐,上帝每造出一个人,就把他扔在筐里。”——其中反映出一种“残缺者意识”,但也充满了异类情感。我觉得他实际上想说的是:人不能什么都指靠上帝,得靠自己。当有人问他“对生活的希望”时,他说过一句很令人玩味的话:我也有希望,但不知它是什么;要是知道了,也许就不是希望了吧。
 
曾经偶然记住了一句关于人生的有趣的话:生活就象是在阒无一人、却充满了消火栓的大街上、一只嗅来嗅去的狗。于是自己也随手编了一些。例如:“人生是儿时堆起的,却并没有跟我们一起长大的雪人”;“人生是在青春黑色的鬓边象虫一样悄悄爬展的几缕白发”;“人生就象在黎明中天色如苍白的喘息的时候,抬头仰见天边如喘息般苍白的月亮”;“人生又象是一次一次对幸福的趋赶中的周而复始的迟到,总是习惯性地等着那一句‘您又来晚了’”;“人生还是夜晚的那些歌,在不经意的时候装扮成路旁的花,象命运一样因为发生了什么和没发生什么,而错过了原以为在白天才开放的一切”;“人生也象酷暑炎威时节繁华都市中堵塞的交通,那么多汗流夹背的人不约而同地来到一个人人都急于离开但又死活离不开的地方”;“人生也是许许多多抛向远点却看似徒劳的抛物线,每一次希望的上升弧与每一次失望的下落弧象美丑、苦乐一样浑然一体,不知道哪一段必要哪一段不必要”……等等。
 
但我想人生也将是写满了各种说法和各种表达的各种不等式,不管别人的表达多么出色精辟都不能让自己的心灵完全满意;而自己的尝试不论多么蹩脚拙劣你也不肯就此退出。
 
因为你不能总是等别人告诉你人生是什么。你得自己猜。
 



推荐 17